师友杂记

诗酒稍逊愧称兄

秋分时节,我应下了紫筠的邀约,准备为他的新书《渡劫记》写一篇序文。 其后的日子,每天依旧早出晚归,忙忙碌碌,每于夜深人静,余心方安,始能坐下来灯前细读他的诗文。边读边划,不觉沉迷其间,耽于吟咏,竟至迟迟不能动笔。寒露已远,霜降又过,凉露濡衣,满山叶黄,我的心情一天天暗自焦灼起来。我甚至开始责… 全文

一溪春水漫心田

一溪春水漫心田

看画容易说画难,落笔成趣尤其难。更何况是面对一位风头正健、风格未定却又潜力十足的青年画家,我实在不好对他的作品给予一个恰切的评判。连日以来,我为李培的画评所苦,一度搞得我心神不定。是机缘未到、写他为时尚早,还是我不能气定神闲、愚鲁未脱? 今晚,回头再去揣摩李培的画作。《观自在》、《洗尘图》、… 全文